酒肆

世界尽头

Bucky Barnes的喜好

Bucky Bames喜欢蓝色,布鲁克林的天空,他很少次见过的大海和SteveRogers的眼睛,纯粹,深邃,澄澈的蓝。所以他也喜欢晴天,最好有和煦的微风可以吹散小 Stevie的伤痛,让他瘦弱的身躯硬朗挺拔,可以驱除冬日的寒冷,后来他们参了军,咆哮突击队也是深蓝的作战服,美国队长的更是显眼,Bucky曾打趣 Steve不仅像充气般长成高大身材,更把国旗穿在了身上。战友们都在酒醉朦胧间附和着,而Bucky却深深地注视着Steve,红蓝白三种有些愚蠢的配色在 Steve身上竟然能如耀眼,连同那一头本就惹人注目的金发。

 

可后来长达七十年的时间里,他再也没见过阳光。九头蛇暗无天日,他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在冷冻舱中度过,寒冷是容易熬过的,他曾在雪地里垂死挣扎了多时,但黑暗和寂静不能,它们如洪水般将他淹没,连最后的呜咽都被吞散在那无尽的波浪中,逼迫他成为日战士。

 

他还喜欢甜食,他们参军的时候, Steve偶尔会给他带回几快巧克力,在物乏匮乏的战争时期,尝惯了压缩饼干的胃品味到甜赋的的气息仿佛得到了天赐的恩惠,他们在军帐中接吻,唇齿间还残留着甜味,冷风遮不住的吹进帷帐,两个人盖着厚重的棉被缩在拼合在一起的行军床上。

 

他喜欢星星,把绚烂揉碎进星河的闪耀,布满了孤寂的夜晚,也化为微弱的光线,照亮了暗无天日的冰冷基地。Bucky想,他是见过他们的,Rullow却在一旁叱笑,扔下与他对打的拳套,谁还没见过星星?那是不一样的8k极限,想开口却又记不清所有支离破碎的画面,在脑海中呼之欲出的前一秒却分崩离析,毫无用处的挣扎。

 

后来他有了一只新金属铁臂,赫然的鲜红描绘着星星的图案,他可太熟悉了,直到Rullow再次打趣到,winter爱上了他的新手臂,他回过神来,后来他在桥上看到了那个男人,Steve Rogers,让他一味沉溺于回忆的纯白星星和蓝色眼睛,他认得他,再熟悉不过。

 

冬兵理所当然地和美国队长回到了家,简洁而老派的装修风格,却能在每一个晴天里都感受到阳光,有他喜欢的蓝色,天空,和Steve答应陪他去看的大海,有塞满了玻璃罐的糖果和巧克力……

 

还有他最喜欢的Steve Rogers。

 

对他来说,一切都再好不过。

 

 

 

 

 

 

队长生日快乐!两位百岁老人要幸福生活!

(赶生贺时间紧,有点疼痛文学)

 

 


"去未来"

盾冬填词,原曲《独活》

你拥有整个世纪的仰望与光鲜而我深陷命运洼地

时常噩梦中惊起

拼命去回忆你的拥抱暖意

我看那些尘封画张像是陌生又熟悉的面庞

少年人笑得明朗

却被风雪埋葬光亮

污血与伤疤

垂死深谷山崖

你仍是我固执追随的少年人啊


我也曾混迹人海迷茫

流落于深街暗巷

记忆里是你眼中倔强和那瘦弱的臂膀

日记本写下英雄模样

是我一生的挚爱与信仰

假若知道未来有你

坠入地狱再苦一点

我也愿意


即使远赴万里无关黑白与对错只是不能再失去你

也许会隐姓埋名

流浪于世界边际

你是我一生 的归宿与唯一

是我丢下盾牌时的决绝与勇气


跨越火海与世纪相遇

义无反顾奔向你

猩红色的那虚拟梦境最终都化作灰烬

峡谷中的黄昏与黎明

将七十年深渊冰冷代替

别用你臂上的白星

承担太多责任罪名

本应一起


任残缺记忆 我始终陪你

直至万物消亡殆尽


世人用在遗憾中叹息

总是在怀念逝去

而我怎能抛付下一切活在过往去躲避

若问此生最破碎回忆

是失之毫厘紧握的手臂

可我总该肩负希冀

像从前他同我一起

不去逃离


也许故事结局不尽人意

面对世俗只好摒弃爱情

总是在被迫分离

只能怪命运多舛

盾冬 Remember Me

Some legends are told

一些传奇被传颂

Some turn to dust or to gold

或化为尘埃或永垂不朽

But you will remember me

但你仍会铭记我

Remember me for centuries

世纪更迭也铭记我

--《Centuries》

 

 

1932

布鲁克林的雨季总是惹人心烦,潮湿的空气和淡淡混着霉味的气息使人不适,Bucky在床上翻了个身,面对着Steve,伸手戳戳他的腿侧:“Steve,好闷啊。”金发少年闻言合上了书,揉着Bucky蓬松的棕发:“再忍忍吧,雨停了才能出去”

“God…”Bucky把脸埋进柔软的床被里,闷闷地发出几个音

节:“Stevie……”

“嗯?”他低头看向Bucky,对方的手指正攀向他的腰间,伸手攥紧了他的衣衫下摆,来回扯了几下,他倒也没了看书的心思,顺势躺下,把Bucky的脸从纯白的被子中拯救出来,戳破了他鼓起的脸颊。

Bucky轻哼一声,伸长胳膊搂过Steve瘦弱的身躯,隔着布料轻捏他的肩膀:“Steve好像壮了耶…”

“是呀,将来是要保护Bucky哥哥的。”

“哦…我们小Steve将来一定是个大英雄,到时候所有的人都喜欢小 Steve,你可不能忘了Bucky哥哥。”

Steve无声地勾起嘴角,拉住在他头上作乱的手,挺直腰,把Bucky的头在按在他瘦削的肩颈里:“怎么会呢,我会永远在Bucky哥哥的身侧。”

金发少年阖上眼,将爱慕留在心底,弱小的身躯将怀中的少年锁得更紧。

雨势渐渐微弱,阳光拔开乌云,这是雨季里一个难得的晴天。

 

 

1943

半截烟卷在Bucky的唇间燃烧,落下的灰烬擦过他深绿的军装,留下斑斑劣迹,他此刻正半倚在酒馆的墙上,袖管挽起一半,露出小臂和洁白的内衬,缕缕白烟从红唇间溢出,碧色的眼睛微微眯着,百无聊赖地看着对面的大兵打牌。

“队长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一群大兵立刻围了过去。Bucky匆匆地望了一眼,迅速地把烟扔在地上,用鞋碾灭了余焰。

金发的超级士兵笑着拍着战友们的肩,蓝色的眸中盈满笑意,不住地迎着Jack等人的问话,待大家打趣后,他才有些局促地开口:“我去找下Bucky。”“哦…”大家哄笑着散了场,毫不掩饰地假装咳嗽。一旁望着的Bucky在额前回了个礼 ,促狭地朝Steve眨眼,然后走到墙壁的角落里,刚回头,一双手便抚上他的领口,拂下上面遗落的烟灰。

“God……”他知道瞒不过,便勾住Steve的脖子,“我和大兵们打牌赢得,就三根,不会再多了……”Bucky的嗓音本就有粘腻,吸烟后便又带了一丝沙哑,弄得人心痒。“没不让你吸。” Steve拂上他的侧颈,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过Bucky的喉结,“对身体不好,嗓子都哑了。”

“那……小Stevie给Bucky哥哥看看,怎么办?”Bucky凑近,嘴角含笑,看着Steve的耳尖一点点充血变红,“啵”唇上突然一软,Bucky看着眼前放大的脸,愣了一下,Steve埋在他的颈窝,闷闷地发出声音:“Bucky哥哥好了没?”

碧色眸中的惊讶快速地被笑意取代,Bucky的手指插进Steve的发间,指尖有意无意地轻蹭着金色的发丝。“哎…Stevie这样,Bucky哥哥就算殉国,都能起死回生。”

颈间的人闷然笑出声,又认真地开口:“你才不会…”

“Steve你多大了?”

“就是不会,你的看着我的后背…喂。”

“好……”

“不能忘记我,也不能抛下我。”

“好…”Bucky轻笑,眉梢轻轻扬起“Jerk。”

“Punk。”

酒馆里昏暗的灯光冥冥灭灭,隔着几张桌子的大兵们凑在一起打牌闲聊,战争的硝烟暂时吹不到这儿,这就像他们短暂的家,那清澈的碧眸似藏着一副悠久的画,他的一生挚爱就在坐那。

 

 

2014

Natasha拍在Steve肩上的时候,他正试图压低帽檐,红发女特工挡住了他的去路,拿着手中牛皮纸包封的文件拍了拍他的胸口:“九头蛇余党和据点的大致行动路线和位置,不过……没找到你家Winty的。”

Steve眸中的光亮瞬间暗淡,一抹蓝色被深深地藏在黑色帽沿的阴影里,半晌,才开口:“谢谢你,Nat。”红发女郎挑挑眉,轻轻地拍了下Steve的肩:“等你带着小鹿仔回来再一起谢我吧。”

“好……”Steve尽量使自己的笑容不太勉强,指腹反复划折过文件硬朗的边角,目送着Natasha离开后,才缓缓绕开白色封线。

一张一张的资料被翻过,照片上的人形色各异,但唯独没有他寻找的那一张的,他的心上之人,也好。Steve心中默想,这也说明他暂且是安全,九头蛇的反侦察技术教的可算是好。

这是当然,Steve又忍不住苦笑,那招招致命的格斗技巧,各式的枪械和暗器,俨然就是一个人形武器。他曾经意气风发的中士啊,怎么能…被磨砺成这样……

他曾经设想过许多关于他们的未来,在布鲁克林,他们的家中,每天睁眼,阳光和Bucky都在他身旁,可是他却没能抓住那双手,把人遗落在白雪荒芜的西伯利亚,逃也逃不出去。所以他也选择葬身于寒冷,陪Bucky一起。

这原本是他以为的最坏的结局,可是他一睁开眼,又是沉沦在一片陌生的人海,他仿佛是一个过时之人,既回不到过去,又融不入现在,站在中间一片荒芜的灰色地带。原来,他肖想了这么久的未来,没有Bucky,一切又都是那么暗淡。

 

史密森博物馆的人实属不少,孩子们尤其喜欢在美国队长的展台前合照,Bucky尽力地将左臂缩到黑色的衣服中,悠悠地穿过人群。

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出现在屏幕上,那个陌生却又是真实的自己,他想拼命地转头跑掉,却又忍不住驻足,注视着屏幕上的黑白影像。

影像中的青年一个在垂头含笑,另一个在低眸凝视着,眼睛眯成一条线。

像个傻金毛。Bucky恍惚与那天航母上的金发身影重叠,哑着嗓子说会陪自己到世界尽头,丢了盾牌拿命来赌自己会记起他,蠢透了。

可是自己却又对这种感觉要命的熟悉,Bucky不自觉地垂眸,许久未修剪的棕发从帽沿的缝隙掉落几丝,遮住耳朵。“Bucky…”他仿佛听见那个声音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传来,接着又是一句颤抖的,带着不确定的“Winter。”

他最后望了一眼那个耀眼如神明般的英雄,然后逆着人群离开,继续混迹于喧嚣的城市之中。

 

 

2016

黄昏中的布加勒斯特如盾牌上的浮雕般坐落在罗马尼亚,城市中没有纽约大街上的步履匆匆,人们悠闲地漫步在街头。

Steve快速地穿梭在人群之中,辗转过多个路口,他的目的地是一个绝对安全僻静的地方,至少他已经在岔路和胡同间往返了多个来回,才终于到达。

双手被他握紧又舒展,他尽量地使自己的神经不那么紧绷。他不止一次幻想过与Bucky相遇的场面,可现在却只是一扇门的距离,他又仿佛被困在牢笼般迈不出一步。

窸窣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Steve迅速回身,在不到一米的距离里,他的Bucky正站在那里。

灯光昏暗得令他看不清Bucky的表情,连一向清澈的碧眸都蒙上一层暗影,空气中寂静得可怕,只有铁臂的扇叶发出轻微的响声。

“我能进去坐一坐吗?”Steve知道这是一个蠢透了的开场白,但他似乎丧失了语言组织能力,只希望离Bucky近一点,再近一点。

Bucky没有说话,依旧用那种Steve捉摸不透的眼神盯着他,然后他才一步一步地靠近,轻轻地打开门,又默默地进去。

Bucky的房间简陋至极,狭小的空间似乎装不下两个高大的超级士兵,Steve坐在床沿上,看着Bucky正在准备晚饭的身影。床垫很硬,连一床基本的被褥都没有,只有一个枕头半倚在墙壁上,Steve伸手想把枕头放平,却被枕夹处硬朗的凸起硌了一下,他皱着眉头摸索,从枕夹间抽去一沓长方形的相片和纸片,然后仔细地一一翻过,继而双手忍不住轻颤。

那些相片和报纸剪裁的新闻无一例外都是关于他的,纽约大战,洞察计划,还有些甚至微不足道的任务,每一张的背后都有Bucky英俄文夹杂的笔迹,都是关于他的。

厨房里传来隐约的声响,Steve小心地收起相片,站在Bucky的身后,待闭火之后,默默地从兜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放在Bucky的掌心,“你喜欢吃的。”Bucky怔怔地盯着他,然后把盘子放在他面前:“你喜欢吃这个……我记得。”

“我记得……你喜欢吃单面煎蛋,喜欢画画,还喜欢……”Bucky顿了顿,抿紧了唇又开口,“我。”

Steve听到强烈的心跳声在胸膛响起,那双泛亮的碧眸定定地望着自己,他不自禁地靠近,连唇角都忍不住轻颤:“我喜欢你……是……Bucky……我想你,我……”

后背被两条有力的臂膊锢住,Bucky迟疑地用右手轻抚过Steve的脖颈:“恩……我也……喜欢你。”

夜幕降临,城市中的灯光接连亮起,Steve吻着怀中人的眉弓,万家灯明,总会有一束光亮会是属于他和Bucky的。

 

 

2020

瓦坎达的阳光射进湖中,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着两人的身影,Bucky漫不经心地抚着羊毛,唇上回应着Steve缠绵的口勿。

“Steve……”Bucky趁着停歇的时间把长发别到耳后,曾经隔着寒意的双眸被不尽的温柔取代,他轻轻地摩挲过Steve浓密的络腮胡,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Bucky,你不能……再离开我了。”

“不会的,小Stevie放心,Bucky哥哥不会再抛下你。”

“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真的,就算所有的人都忘记你,Bucky哥哥都会永远记得你。”

无论是小巷还是战场,我都会永远跟随你,保护你,即使你是万人敬仰的美国队长,在我心里却还是那个打架不会跑的小个子,即使多年以后人们都会遗忘曾经的美国队长,但我还是会永远记得你,无关时光流逝,也无关岁月流离,我都会一直爱你,再苦一点也愿意。